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教育时讯

【绍兴晚报】整版报道我校“傅爷爷”

时间:2018-11-14  来源:   作者:   最后编辑:金春贤

72岁老鞋匠在浙江邮电职业技术学院

“坐”了30年鞋匠岁月

2F882

一辆老旧生锈的自行车,车把手上挂着灰扑扑的黑色工具袋,车横梁上搭着有些脏旧的棉布,后座一侧用铁片固定住了一部鞋头机,另一侧挂着一块有些破烂的纸板,上面写着“修理:各种皮鞋、牛仔裤、钉扣、衣服、拉链”……还有一个上了年头的木制工具箱,里面装着各种剪刀、钳子、针线、刀片等修理工具,这就是72岁的傅介茂出门干活时的全部“家当”。

   傅介茂是一位老鞋匠,至今已干了三十四年修鞋补鞋的活儿。30多年前,他带着自己的“家当”来到浙江邮电职业技术学院,这摊一摆就摆到了30多年后的现在。

作者:见习记者 王芳 通讯员 金春贤

A

初为鞋匠

记者在浙江邮电职业技术学院见到傅介茂的时候,他的修鞋摊已经在食堂附近摆开了。他戴着一顶老旧的军帽,穿着一款老式的解放鞋,正坐在小板凳上等生意,身边停放着修鞋“家当”,写着“修理”的纸板正对着过往的师生。

中午11点左右,学生们还没有下课,傅介茂准备先去吃个饭。作为学校的“老员工”,他也有自己的饭卡。然而不到5分钟,傅师傅就打好饭菜回来了,坐在小板凳上,一手拿着饭盒,一手用筷子把饭菜往嘴里送。当记者问他,为什么不在食堂吃好饭再出来时,他说,摊子在这儿,他得守着。

饭点时分,师生开始陆陆续续经过,但几乎没有人来修鞋。倒是有些相熟的老师、同学和他打招呼,他笑呵呵地回应着。

傅师傅在38岁时自学鞋匠手艺。那时正是人民公社时期,生产队鼓励大伙儿搞副业。他本是农民,每天起早贪黑下地干活,但家中有两个孩子,担子不轻。当时,有手艺的人是非常吃香的,于是在生产队的号召下,傅介茂决心加入鞋匠这个行业。

    新手入行,怎么才能入门?傅介茂说,没有师傅带他,他自己准备了修鞋工具,等顾客上门的时候,他就沿着鞋子之前缝补过的痕迹再进行修补。那时候,“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很多拿来修理的鞋子都是修了又修。

记者从浙江邮电职业技术学院的师生口中了解到,傅师傅对顾客的每双鞋都修得很认真,或缝线或粘贴或钉钉,鞋子在他的手里上下翻动,一双本该进垃圾箱的鞋子没过多久就能修好,又快又结实。

B

“陪伴”校园

   30多年前,傅介茂和浙江邮电职业技术学院的老师联系,询问能否在校园里摆修鞋摊,校方同意了。于是,该校就成了他鞋匠生涯里停留最久的一个地方。直到现在,他依然每周会有一天来到浙江邮电职业技术学院。

傅介茂的修鞋摊一般摆在学校里的几个固定位置,比如1号学生宿舍楼下、流霞桥旁的树荫下等。每周四上午大约9点半,老师傅会推着他标志性的自行车(这辆车从他初为鞋匠时便一直陪伴着他)走进校门,然后寻一处固定点坐下,静静地等生意上门。

“本来没有这幢楼,这里本来也不是这个教室。”傅介茂和记者一点一点回忆着浙江邮电职业技术学院这些年来的变化。他第一次到绍兴市山阴路474号时,当时学院的大门上写着的还是浙江省邮电学校。30年来,他见证了浙江省邮电学校升格为浙江邮电职业技术学院,也见证了鞋匠这个行业慢慢由兴转衰。

“以前啊,我可是一口气跑十几里路,去乡下修鞋,那个时候生意好。现在生意不行了,我就来这里坐坐,看看这里!”

老师傅感慨地说,现在物质条件变好了,要修鞋的人也不太有了。他用手略作比划,表示以前中午的时候,修鞋的人能排老长的队伍,他刚修完一双,另一双鞋就立马接上来了。一个中午下来,几乎没有歇息时间。

然而在记者和他交谈的过程中,修鞋摊依然没有一个人光顾。傅介茂坐在小板凳上,一手耷拉在腿上说:“现在么,有时候一天挣个五六块钱,有时候一单生意也没有。”

C

鞋匠生涯

鞋匠这个行业正慢慢淡出人们的生活。“转行啊,我就会修鞋这门手艺,也不想这么多,能干好这一行就很好了。”傅介茂笑笑说,朋友们也笑他没大志气,但他觉得修鞋这行业挺好的。

傅介茂的老年生活其实很安逸,他的大儿子有很好的工作,小儿子也在大城市里打拼出了自己的小事业。但傅师傅说,做生意就要实打实地干,尽管自己年纪大了,也总想着为这个社会做点什么。末了,他指着自行车上挂着的写有“修理”的纸板,颇有些得意地说:“这是我小儿子9岁的时候帮我写的,字好看吧。”

   现在每个周四早上7点多,傅介茂还是会带上他的修鞋工具,蹬上自行车从家里出发。他家住在柯桥区兰亭附近,距离浙江邮电职业技术学院有10多里路。但他出门后不直接往学院走,反而先去乡村摆个修鞋摊,看有没有人需要修鞋,等时间差不多了,再收拾东西往浙江邮电职业技术学院走。一周其他日子,他也会在乡镇和另外的学校摆下修鞋摊。“只是现在农村里要修鞋的人也不多了。”老师傅慢慢地呼出一口气。

尽管来找他补鞋的师生寥寥无几,但傅介茂每次都会在学校坐到下午4点左右才离开。问其原因,老师傅说:“我在这里待了30多年,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也有感情。坐在这里回忆就很好啊。同学们有需要修的鞋、包,欢迎拿过来修。”

    该校的很多学生都认识这位老师傅,他们亲切地称他为“傅爷爷”。话虽如此,来修鞋的学生却是一届比一届少。尽管敬佩老人数十年如一日的坚守,但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一些行业的式微在所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