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教育时讯

爱你,流霞桥上的傅爷爷

时间:2018-10-31  来源:   作者:   最后编辑:金春贤

在浙邮院内,有这样一位鞋匠。他已经在邮院里待了二十五年,见证了邮院的风风雨雨,被邮院的学子亲切的称为“傅爷爷”。

一顶老旧的军帽,一身褪了色的衣服,一双老款的解放鞋,那一代人的时代烙印,在他身上特别明显,骨子里带着一股特有的“勤俭”精神,两条弯弯的眉毛下有一对深凹的双眸似乎在思望已故的老伴,在高耸的鼻子下面,一张干裂的嘴,伤疤、老茧爬满他手背,枯黄的皮肤早已失去年轻时的光泽。

在物质水平大幅度提高的时代背景下,这位老爷爷一直从未放弃这个行业,一直以工匠精神对待每一个前来补鞋的顾客,从事了四十四年的修鞋工作,他把二十五年的岁月奉献给了邮院学子,在邮院谱写了属于他的岁月传记。


初为鞋匠

老爷爷原本是耕农,过着虽然清贫却幸福的日子。可天有不测风云,在傅爷爷迎来小儿子两周岁之时,他的妻子却离开了人世,家庭的担子开始沉重起来。尽管自己起早贪黑的下地干活,勒紧了自己的裤腰带。可要养活两个年幼的孩子并非易事。所以在“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口号下,老爷爷选了这个最受人喜欢,且在当时生意火爆的行业,并且尽心为大众服务。

老爷爷手艺也很好,从28岁自学到今天,他对顾客的每双鞋都修得很认真,一丝不苟,绝对保证质量。鞋子在他手里不停的上下左右翻动,或缝线或粘贴或钉钉,像魔术师变魔术一样,一双原本要报废的鞋,不一会就修好了,又快又结实。

“是不是永远都干修鞋这一行?”他憨厚的一笑说:“自己没别的本事,能干好这一行就不错了。”“就不想转行?”他回道“人家也劝我转行算了,我不想那么多,也没多大本事,我觉得修鞋这种行业也挺好的,朋友们还笑我没大志气呢。”老爷爷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一心一意地把鞋子修好,别的什么都不想。


“见证”邮院

当傅爷爷第一次来邮院的时候,学校的大门写的还是浙江省邮电学校绍兴分校。傅爷爷来到这里之后,便一直待了二十五年。这二十五年里傅爷爷见证了太多太多。他见证了浙江省邮电学校绍兴分校的成立,见证了原址在杭州莫干山的浙江省邮电学校整体搬迁至绍兴市山阴路474号,见证了浙江省邮电学校升格为浙江邮电职业技术学院。

“以前啊,我可是一口气跑十几里路,去乡下修鞋,那个时候生意好,一天能有八九十,现在生意不行了,我就是来这里坐坐,看看这里,毕竟啊,以后看不见咯!”

老爷爷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眶其实已经湿润了,他似乎很喜欢别人倾听他的故事,很喜欢被人认可的感觉,当他眼眶湿润的时候,不知他曾经被多少人鄙视和驱赶过,或者有某种特殊的经历,但每个人都有他活着的意义和价值,任何职业都应被尊敬,随着物质水平的提高,人们的道德素质也随之增加,那些默默无闻隐藏着的螺丝钉,必将绽放属于他们的光芒,他们默默的为社会付出他们的点点滴滴,应当受到尊重与理解。

这二十五年来,傅爷爷见证了邮院一步步成长历程。


“陪伴”邮院

现已七十二岁高龄的傅爷爷仍然常常到浙邮来,虽然现在找傅爷爷补鞋的人已寥寥无几。当我们问起原因时,傅爷爷说:“我在这里待了近三十年了,对这里的一草一木早已有了感情了。虽然现在没太多生意,但是坐在这里回忆很好啊。同学们需要的修的鞋、包,欢迎都来。”

老爷爷每周都会来一次邮院,在流霞桥旁固定的树荫下,小憩一会儿,静静的等待着自己的生意,不慌不忙地在地上摆出自己的小摊,每天挣点小钱,依靠良好的口碑和高超的手艺,靠着诚信经营,薄利多销的经营原则,老爷爷事迹在邮院广为人传。

老爷爷说:“我从来不骗人,做生意就要实打实的干,我年纪大了,就总想为这个社会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的价值。”老爷爷说他没事的时候就在家打打麻将,听听越剧,过着属于自己安逸的老年生活。大儿子非常有出息在镇政府单位上班,并且十分孝顺自己的父亲。小儿子在九堡奋力打拼,现在已经在大城市里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老人不禁流露出了幸福的笑脸。

在社会上总有那些默默无闻的人,用自己的行动温暖着我们。浙邮院就是因为有像傅爷爷这样的人,所以才如此的可爱与优秀!(组织宣传部 供稿)